面试技巧-娱乐资讯-校园资讯 -电子资讯-戏剧歌舞 -医药资讯 -育儿资讯-影视头条-医疗资讯-航空资讯 -服装服饰-更多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戏剧歌舞 >> 正文

蒲剧《送女》观后

2020-08-10 05:59:33  来源:御诚生活网  

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、国家一级演员贾菊兰演绎的蒲剧经典《送女》,3月17日晚在稷山县会议中心上演,当地观众争相观看,盐湖区、新绛等地戏迷也纷纷前往,当晚演出效果强烈。

其实,在山西卫视3月12日晚播出的《伶人王中王》戏曲栏目中,贾菊兰作为补位演员,演绎的就是缩减后的《送女》唱段,并得到好评。有人猜测贾菊兰很有可能传承乃师武俊英的代表作《送女》。

二十多年前初演《送女》成转折

贾菊兰主演蒲剧《送女》观后 贾菊兰主演的《送女》剧照

人们没想到的是,早在二十多年前贾菊兰在新绛县蒲剧团就演过《送女》,而且是本戏。这不仅仅是荣获梅花奖的贾菊兰继《初定中原》《枣儿谣》之后新排(其实是复排)了一个折子戏,更主要的是贾菊兰向唱功重头戏《送女》再次发起冲刺的勇气、决心。有人曾将贾菊兰定位为“以做功见长的竞技型演员”,笔者深表赞同。贾菊兰思路清晰、目标明确、执着追求、以技补唱,走出了自己的路子。“梨园才女”“以荧屏传播蒲剧艺术的文化使者”的评价,是专家和观众对她的由衷赞誉。但是,唱功毕竟是戏曲演员最重要的看家本领,时长不到一小时的《送女》唱词即达一百七十多句,其中周兰英一人要唱一百多句,唱功一般的演员很难把观众“唱住”。贾菊兰经武俊英一字一句、一招一式地悉心教授,经山西戏剧学院陕军老师科学发声训练,在王艺华等团领导和韩树荆、高中秋、李泉水、杨焕育等老师大力支持下,付出艰辛努力,声腔和表演艺术不断提高,成功主演唱功重头戏《送女》。这更成了贾菊兰艺术人生的重要转折。

《送女》是《珍珠衫》(又名《汗衫记》)中之一折,是由《今古奇观》传奇故事《蒋兴哥重会珍珠衫》改编的传统戏。剧中,蒋兴哥成了余宽,王三巧成了周兰英。余宽经商外出,其妻周兰英被媒婆和陈大郎暗算失身,家传珍珠汗衫也被陈盗去。余宽偶知此事,怒而休妻。岳父周文送女回家,苦苦哀告,余宽执意不允,将其逐出家门。这是各大剧种的保留剧目,筱兰香、王秀兰、筱爱玲、武俊英等历代蒲剧名家均擅演此剧。贾菊兰演出的是由筱兰香传授,新绛县蒲剧团李新升、陶若景改编,市蒲剧团著名导演韩树荆重新改编,武俊英主演30多年的蒲剧折子戏“特产”。

《送女》的爱情悲剧,实际上是对男尊女卑封建婚姻制度的血泪控诉。周兰英误中圈套,受骗失身、失盗,对丈夫承认过失并跪求宽恕,终因犯了“七出之条”而被休离家门。该剧从不同的视角,揭露、鞭挞了封建婚姻制度,有着深刻的社会教育意义。

复排《送女》情贯始终韵味浓

贾菊兰主演蒲剧《送女》观后 贾菊兰主演的《送女》剧照

复排前,贾菊兰将剧本读了一遍又一遍,把武俊英和王艺华两位老师联演的《送女》光碟放了一次又一次,反复揣摩,细细体味。在吃透剧情的基础上,贾菊兰深入角色内心,准确把握分寸,发挥唱做念舞优势,对人物的情感历程进行了层次清晰的揭示。开场,周文四句唱腔交代背景后,在悠深舒缓的乐曲声中,端庄文静、心事重重、忐忑不安的周兰英出场,剧场顿时鸦雀无声。此处,贾菊兰用叙事性“二性”板式演唱的“余郎夫留书信休意暗露,难道说遭暗算他知情由”一段表达了周兰英随父回家满怀惆怅、对婚姻前景疑虑、担心的矛盾心理。这一部分主要是余宽拒门,周文恳求,周兰英随父求告,余宽不允。贾菊兰通过微妙的表情变化和细致入微的表演,将周兰英委屈、隐忍、欲走不能、欲怒不敢、欲言难言、欲罢不舍、央父恳求,直到自己苦苦求告、期待出现转机那复杂、痛苦而又无奈的心理流程,揭示得丝丝入扣、贴切自然。

“兰英求情”是全剧的核心。贾菊兰一声柔情万种的叫板之后,在节奏强烈、旋律明快的蒲剧大起板中,她饰演的周兰英进退两难,为老父搬椅扶坐,接着以原汁原味的“慢板”、二性板式,唱出了波翻浪卷的内心活动。“我这里把余郎一声呼唤”之后,贾菊兰踏着“花梆子”轻柔低回、若隐若现的乐点,边观察余宽脸色,边碎步近移,随后唱出那一段蒲剧特有的“盼夫曲”。“余郎夫且息怒休把脸变”一段,她唱得抒情委婉,诗情画意,将人物带回特定的美好意境。“初一盼来初二盼”一段情深意浓,雅乐轻奏,妙曲天成,美不胜收。“谁知晓十五月圆人不圆”一句先顿、再放,节奏渐快,音量放大,多情弱女、妙龄少妇对出门在外、久盼不归丈夫千般苦等、万种思念的内心情感喷涌而出……五十二句大板唱腔一气呵成,行云流水,情贯始终,韵味浓郁,听得观众如痴如醉,情不自禁地报以热烈掌声。

周兰英的深情回顾,让余宽似有所动,但两人定情之物珍珠汗衫被余宽在陈大郎处见到的心结终难解开。“真假虚实衣为鉴,你拿来珍珠衫让我一观!”哎呀,丈夫原是要看珍珠衫!兰英松了一口气:“说取就取顺手拣,你何必变脸失色怒发冲冠。”危机即将度过,兰英顿觉释然。右边开箱取衫时,贾菊兰表现了周兰英暂时忘掉事态严重性的轻松、自然,甚至在丈夫面前有些娇嗔。汗衫找不见,形势急转直下,击乐骤然强化,兰英神色大变!此时,贾菊兰重点表现了兰英的惊恐不安。左边开箱寻找,仍无踪影,兰英情知不妙,不由大惊失色!此处,贾菊兰干净利落的水袖功表演,进一步深化了剧情。余宽怒火喷发,责打兰英,当面点破此事,欲逐兰英出门!无奈,兰英只好实话实说。贾菊兰大流水慢唱,节奏巧妙变换,如诉如泣,唱出了周兰英倾吐衷曲、讲情原委、哀求丈夫原谅、收留的百般委屈。但余宽株守“饿死事小,失节事大”的封建戒律,终将兰英逐出。“余郎夫嘛哪哈依呀,开门来嘛哪哈依呀!”两句无伴奏清音唱腔,悲凉凄楚,动人心扉,唱得观众禁不住心酸落泪!

余宽扮演者、国家一级演员、王艺华弟子李小芳原本就为武俊英配演过该剧,此次演出自是轻车熟路,得心应手,与周文扮演者杨朝奇配合默契。复排导演武俊英、王艺华精心排导,鼓师程小亭、琴师王成为首的高水平乐队伴奏,舞美灯光全力以赴,确保剧目成功。

关于今后打算,贾菊兰表示,艺无止境,《送女》的公演只是开始,真要达到应有水准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她将会同剧组人员继续努力,向观众交一份合格的答卷。